如王者般堕落

image31这是第二遍看,之前完全注意到导演——柯蒂斯·汉森,三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剧本、影片),一次金棕榈提名。他是著名影片《洛城机密》的导演,同时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另一部描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片《大而不倒》的导演。对一部好电影来说,导演的能力是绝对的,其它都是相对的。

另一个惊喜是Eminem本人。不知道是导演给演员说戏太牛逼带是他本人天生就是个演员,《8 mile》里,Eminem的演技是无懈可击的。其它的灯光、摄影就不说了,艺术水准上是部标准的冲奥片。艺术上,《8 mile》显然不如当年大红大紫的《钢琴师》和《芝加哥》,但只拿了一个最佳歌曲其它连提名都没有,这显然并不公平。

Rap仍然是小众的,一档叫“嘻哈”的节目有它的影响,但终究有限。还是有不少人和我一样,认为一种本来靠歌词产生音乐性的音乐形式却往往听不清其中最重要的歌词,搞笑嘛!这不怪中国rapper们,一个个往出蹦方块字也确实不如英文听起来那么有旋律感。

那么,你为什么会那么爱听《lose yourself》?为什么听完《mockingbird》的时,你会轻叹一口气?

够屌。不是为了理想而伟大的死去,是卑微的活着。之所以《8英里》是励志片,那是因为我们都知道Eminem大红大紫了,如果他仍住在底特律呢?仍在车厂的流水线上拿着低工资呢?仍在junk basement里和黑人们battle呢?

别说2002年,到今天,底特律也是电影感极强的城市。在那里,你不能够设想这是一个真实在地球上存在的城市。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在这里行走,拿一份你工资。对无数个Eminem们来说,活下去不是一个必选项。包括Rap,有时候嗑药远比音乐重要的多。生活丧的几乎到了魔幻的程度,不如索性当个自由落体吧。

哦!你突然明白了。

明白了为什么rapper们越穷越屌,明白了为什么越底层越牛逼。明白了为什么看不起好出身,看不起有钱人却想做个有钱人。明白了为什么歌词里总是无穷无尽的性、毒品、帮派。明白了Eminem那大炮似的节奏。天天踩着狗屎行走,如果连堕落里都找不到骄傲……生活怎么行进?

即使到了如此境地,你还是孤独的,还是那个坐在巴士上在皱巴巴的纸上创作都歌词的孩子。孤独、没有安全感、贫穷、居无定所,尽管这些东西自出生以来就未曾远离过一日,你还是无法习惯。

在《lose yourself》中,Eminem把Rap说成是自己唯一的出路。错了。运气是他唯一的出路,尽管Dr. Dre把形容成才华无法埋没的rapper,但你真的确定在底特律的8 mile的以北(他是白人)或者以南(他是黑人),每一个有才华rapper都能像Eminem那样活到功成名就的那一天?

于是,如果不能加冕。如果必须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每天踩着屎的话,那么让我们像个国王那样rap一些那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堕落吧。

ofo和mobike谁会赢?

image372004年,凡伯伦的技术决定论进入我的视野。我是个热爱文艺的理工科学生,是不能被这样的理论奴役的。在金融行业干过之后,天真泯灭,技术决定论就和经济学范畴里的供需关系论一般——信仰者越笃信则其人越蠢。所谓明智、成熟就是对观点持有时刻修正的准备。

要知道,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还提出过市场决定论呢。我学过经济学,在金融行业工作过,怎么会不知道市场决定论是种什么理论。然后,以此作为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的结果就是如今的房价和今日的过高消费品价格。

凡伯伦的技术决定论是个宏观经济学概念或者社会学概念。在今天的市场上,由于技术在日常生活的介入变得日趋显性,技术决定论从一种宏观概念变成市场的思潮。市场的一个表象就是越来越多的广告开始运用数字,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注重强调功能。

在工业设计领域,理性化思维曾经仅对专业人士具有意义。很多工业设计先驱在那个时代对工作的描述简而言之就是把隐性的思想变为产品上的理所当然。每次读到有关包豪斯的文章,同样的感受都会跃然纸上。现在的工业设计师会告诉消费者有关设计某个产品的几乎每个细节。在二战之前,这种做法是极不专业的。这是否是消费者对专业领域的某种僭越?经济学是剔除人性的学科,这里不讨论。

微观上,技术决定论是社会学意义上的必然,是人类对理性追求的集体意识的体现。例如,对我而言,腾讯是家比阿里更有亲切感的实体。那是因为腾讯技术印象分高于阿里,给人予一种“专业”的印象(其实两者也可能不相上下)。具体到市场上的某个产品或某项服务,根本规律变了吗?并没有。例如我们凭借经验会认为更具技术气质的企业更可靠,但任何一名营销工作者都会告诉你,这种气质是可以营造的。那么技术决定论的深化是不是社会学意义上的“未来”?也未必。人类的理性来自身的生存压力,与世界上所有事物的发展一样,人类的理性也有阙值。英国乐队Suede唱道:life is just a lullaby, everything will flow.工业品的翘楚和市场上的领先者都在教育消费者如何享受——去享受技术,而不是去感受它的存在。因为,无论如何,它必须存在。欣赏一首歌没有任何前提,没人会要求听者必须要有乐评人的质素。

我把话题扯回ofo和mobike。

前提是,两者都是资本决定论下的受益者,都具备市场优势地位。注意,是市场优势地位,而不是市场优势。至少在目前状态下,两者有关数据的对比毫无意义。在我看来,在市场营销行为上两家反而还存在一定的“共谋”迹象。但是,资本指导下的发展方式是不同的。两位投资人互怼的对话中可以得出结论,ofo是市场决定论的簇拥,而mobike相信技术。

情感上,我希望两家互掐而死,让那些努力做事更少发声的企业胜出。而实际上,影响力是个比较值,所以我的期望毫无意义。让我们重新以宏观方式看待技术决定论。与市场决定论相比,技术决定论是更具社会学意义的价值取向。而市场决定论从某种程度而言有利用人性弱点的社会学取向。换句话说,技术决定论对社会更友善,而市场决定论者颇有些三人成虎的意思。

也许有人会说我这样分析本质上是五十步笑百步。看看新闻上对成堆被杭州城管收缴的单车吧,只要干这行的公司,对社会全特么不负责任。这个观点我举双手赞成,如果要定个性,这些公司都是不负责任的王八蛋。但是,这里是否有主管部门责任?就算没有,那么这些公司责任是否应该分个大小之分?经济学角度,五十步就是五十步,就是与一百步差了五十步。剔除情感因素、职能部门等其它非理性因素,五十步的那个应该胜出。

顺便说一句,基于以上思考。在同等条件下,我会选择骑行mobike。另外,我是优衣库粉丝,从工业设计角度对优衣库最公正的评价是:就像没设计过一样。所以说,我喜欢的是设计感,而不需要知道是否经过了设计。

有些字儿能卖且有诗意

image36字字珠玑的时代已经过去。不变的是,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是努力控制着的激情。如果我们为一个目的而生,那么"你的人生就是最大的创意"值得每个人努力去完成。弗洛伊德将虚幻实体化,世间有些职业却是将实体虚化。咀嚼生活美好的方式之一是,将本来枯燥苦逼的职业变成业余爱好。人送笔记一簿,不如用来记录些感动过我的字儿。并且,还是些出街卖过的字儿。

幻想过写一本书,书里的故事将那些字儿都用上。说不定也会特别美好。细思之下,其实不然。麦克卢汉说“媒介即信息”,那些文字过于提炼,是压缩了的情绪。书里的故事是个整体,用堆砌产生美感,未必能承载过于精炼的迸发罢。这段时间,小本儿上记着的是:

每一口礼颂轻茶
都是一株茶树和一片果园的相遇

这是一家果茶店的文案。用了拟人的手法,赋予产品以灵魂。妙在用了“每一口”替代了“每一杯”,这样受众接受的传达是一个场景加一个故事,外加想象空间。

如果你爱我,就让我用感觉最舒服的方式来拥有你

之前在诚品书店办过黄本蕊画展,这是其中一幅的名字。对我本人,黄本蕊的画一般,文字是为画作加分的部分。文字能够用一种非常的角度阐释一种普适同通的价值观。是很多优秀文案的写作方式。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Separately.

一句话小故事。完成反转,传达意象。

哪有什么天生如此,只是我们天天坚持

某运动手机APP的SLOGAN。用了我最爱用的“地沟油式押韵”。这样显而易见的文案,写出来其实不易。

认识一个朋友只要三秒
不醉不归就要够年头

热点会很快冷下去
但有温度的东西经得起时间

可以很快喜欢上一个人
但是恋爱要慢慢谈

世间所有美好的事
都值得花时间慢慢来

当时代走的越快
做作品就要越慢

写一行字很快
自成一家风格需要十年

好事,不怕晚

某品牌酒推出了深夜食堂系列,这是TVC文案。创意点找得很准,但文字还有很多值得雕琢的地方。猜想这段长文案的作者不是专业文案写作者,至少也是入行时间不长。很多情感被粗糙的文字消解掉了,很遗憾。

身体
往前冲
向往
开始回头

世界越快

则慢

台湾地区中华电信的一则TVC。老实说TVC拍的一塌糊涂,过于高冷。远达不到我心中广告必须“卖”的标准。文案写得好,显然是个文案老手的作品。特别是那句“向往,开始回头”,很精彩。